Recca Chao 的 gitHub page

推廣網站開發,包含 Laravel 和 Kotlin 後端撰寫、自動化測試、讀書心得等。Taiwan Kotlin User Group 管理員。

View on GitHub

夜,漸漸深了。

在這裡,每到了夜晚,總是這樣如此寧靜。沒有夜半不歸的吵雜人群,沒有在巷

口出沒的風情女子,甚至連野狗覓食的聲音都沒有。每個村民都過著安分而恬靜的生活。

整個村子彷彿脫離整個世界一般,村民們只有一個責任,就是要定期付領主租金。不過,這一

位地主幾乎沒有出面過,只是偶爾會有幾個人來收地租而已。對村民而言,外界的生活幾

乎難以想像,也不需要去想像。因為,根本沒有讓村民們想要外出的動力。更何況,村裡

的牧師不也常說:「四處遊走的人是沒有靈魂的 ; 因他們沒有讓他們靈魂休憩的地方。

帶領他們四處遊走的只是慾望,而這慾望,將在他們死時,將他們帶入地獄!」連牧師都

這麼說了,大家當然更沒有出遊的理由。奇妙的事是,這裡也沒有迷途的旅人或四處流浪

的遊俠經過。整座城幾乎沒有任何從外界來的訊息

=============藉由故事來灌輸角色血肉====================

牧師平常不苟言笑,也極少離開教堂。大部分的村民也都沒聽過他的本名。,但是,大家

只要一談到牧師,大家一定都是小小聲,以一種敬畏的、寵景的態度來談。彷彿他們在談

的人是神一般。

對了,就是神。畢竟,在這個生活簡樸,信仰虔誠的小村之內,除了從沒出現過

的領主與神之外,又有誰能比神的代言人——牧師——更具有威嚴且令人景仰呢?

===========主情節開始===================

經過一夜狂歡,大家醉得醉、倒的倒,幾乎都不認得回家的路了。整座城市大概

只剩下牧師一人還是清醒的。

突然,牧師聽到一陣從背後傳來的,極為模糊而快速的腳步聲。牧師回頭,卻一

個影子都沒看到。

在這奇怪的氣氛下,牧師反而露出微笑。

「不需要躲起來,村民應該都昏睡過去了。」

「還是保險一些比較好,不然之後會很麻煩的。」牧師的面前突然冒出了一個生

面孔,長得有些蒼白而消瘦,與村民們黝黑粗壯的身材恰成對比。顯然不是村內的人。但

牧師似乎認識這人已久,「蜂,你幾百年才過來一次,麻煩點有甚麼關係?」

「有甚麼急事,需要動員到你來跟我說?」牧師有點好奇的問了。

「有一個人最近有可能會到這地方來」蜂說。「而且」蜂有些嘲諷的說「會上認

為沒有辦法擋下他。」

牧師的臉上也露出了奇異的笑:「竟然有『無所不能的會議』無法擋駕的人物,

這還真是個趣聞啊。」「不過,既然擋不下,又知道他可能會來這,想必有不少隱情。這

傢伙是誰阿?」「他有個外號叫神偷,說到他你應該也很熟吧!」

忽然,牧師臉上原本的笑為之一變,整個氣氛隨之凝結了起來。

「是他阿」牧師說,臉色異常沈重。「這次他又做了啥好事?」

「誰知道」彷彿無視於氣氛的凝重,蜂說:「反正,大概又是侵入了某些地

方,偷走某些管制品吧。會上也只想把事情壓下來,甚麼都不說。真搞不懂他們在幹嘛...

「你說謊。」牧師冷靜的說。「如果這麼單純,你不可能特地過來這跟我說這件

事。會議也不會讓你對會上這麼...『具威脅性』的人物四處亂跑。」「所以呢?」蜂笑著

說「你想知道甚麼?」

「哪些事不能說?」「偷走的東西,進入的地點,還有」蜂哼了一聲「為何猜測

他會來這也不能說」

「還真是符合會上的作風,」牧師冷笑「那你還有啥好說的?」

「與那一些無關的事」蜂又笑了,順便從旁邊桌上重新裝了一杯酒。「還記得當

年我們一起在同一老師手下受教的事嗎?」「當然記得」牧師冷冷的說。「那,你應該也

還記得那個讓他被驅逐的計畫吧!」

「當然,永遠不忘」「哎呀!還是這麼死板」「對了,順便一提。這附近為了防備神偷,

特地加裝了軍備。其中,最精彩的,大概還是皇家的專屬部隊吧!」

「哦?」

<待續>